专题太阳神官方网站登录
法治资讯
普法资料
法治学问
未了的心愿
发布日期:2017-01-17 来源:原创 阅读:11403

引子

天哭丧着脸,阴沉沉的,好像遭遇了莫大的委屈,随时都会掉下眼泪。

这种天气已经持续三天了,当地人说,为了一个消防兵,老天爷都在难受。这个消防兵叫邹宁浩,他牺牲的那一天,浙江义乌莫名其妙地下了一场雨,而后就一直阴天,半空中堆积的云层灰蒙蒙的,让人感到压抑。

宁浩是义乌公安消防支队的宣传报道员,也是我的好兄弟,这次我是奉了全国公安文联副主席张策和秘书长杨锦的命令,到义乌为他送行,并帮他完成遗愿。

出发前,我就凭个人对他的了解,为他列着“遗愿清单”。在路上,我依旧在回忆跟他交往的每一个细节,生怕遗漏了什么。

在宁浩牺牲的前几天,他一直闷闷不乐。

以往,他给我的印象是耿直、率真、开朗,很少不开心或者发牢骚。可不知怎么了,他忽然间给我发信息,说工作很难开展,压力很大。惭愧的是,我没把这句话当回事儿,只是回信息调侃,问他是不是失恋了。

他的生命定格在29岁,他生前没有正儿八经谈过恋爱。我时常拿这个问题取笑他,有一次还奚落他说,甭娶媳妇儿了,搂着邮票过日子吧。

他喜欢集邮,而且专门收集跟消防有关的邮票,他说每一枚邮票背后都有故事,承载着消防发展的历史,得好好研究研究,出个册子,将来也加入全国公安文联集邮协会。

他时不时地发朋友圈,很“高调”地展示自己收藏的邮票,我就笑他穷显摆,让他把主要精力用在工作上。

事实上,这只是我跟他之间的玩笑话。他是消防部队的基层宣传报道员,在火灾扑救现场负责记录相关影像资料,任务结束后要写资讯宣传稿,五冬六夏天天如此。

大家都是夜猫子,喜欢在晚上写东西,很多个深夜,他通过微信问我有没有休息,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他会唠唠叨叨地让我注意身体。在遭到我的抗议后,他便调皮地发来一连串的笑脸表情,说“我在义乌陪你一块熬夜呢”。

我了解他的脾气性格,他在工作中是拼命三郎,别人出警归队休息,他还趴在电脑前写稿子。他对自己过于较真,每一篇稿子都字斟句酌,他想通过自己的文字让更多的人了解消防、关注消防。

他的工作得到了支队政委余才福、支队长钱志英等领导的支撑,支队出资把他十年来的资讯作品结集印刷,在2016年11月9日全国消防安全宣传教育日那天,免费发放给群众。支队领导跟他的想法一样,希翼公众通过这本《都市火魂》受到启示,自觉提升消防安全意识。

他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着,他曾经设计了一套消防十二生肖剪纸,请人制作出来,分发给群众。他平日里省吃俭用,工资大多用在了跟消防有关的集邮、剪纸等方面,当然还有他常年资助的几名贫困学生。

我终于知道了宁浩为什么而伤心。

前不久,义乌发生一起火灾,一位政府聘用的专职消防员在火灾扑救中光荣牺牲。

支队编制人员紧张,宁浩受命为这位消防员报请烈士时,某部门负责人嫌提供的资料不全面,说图片无法证明火灾等级,不能说什么就是什么,空口无凭,难以办理。为这事儿,支队收集了很多资料,但人家还是把支队领导数落了一番。

他为此而自责,给母亲打电话说自己失职了,为了抢时效,当时拍了几张照片就回支队赶稿子去了,早知道就坚持到最后了。母亲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只能劝他想开点儿,宁浩说特别难过,那位战友虽然不是现役,但同样是为救火献出了生命,怎么就会受到不一样的待遇呢?

那位消防员的母亲早已去世,他跟父亲相依为命。中年丧子的悲痛让宁浩心疼,他取出银行卡里为数不多的现金,交给那位父亲。回到支队后,他跟我联系,发了一些牢骚,说再遇到这样的事儿,一定不会留下遗憾。

宁浩牺牲后,那位父亲把他捐的钱又送到了他父亲的手里。两位中年人相视无语,他们内心掀起的波澜无人能懂。

此时,再回想他说过的话,我似乎明白了他的心思。

最了解宁浩的是他的母亲。生前,他每天都会给母亲打电话,除了问候,更多的是汇报当天的工作情况。

他跟父亲都是消防兵。父亲当年是同批战友里的佼佼者,一直担任军事教员,在各级比武中数一数二,却因为初中学问没机会提干。回到地方后,母亲拉着父亲的手,说咱来年生个儿子再去消防。

宁浩如愿以偿地当上了消防兵,而且一干就是11年,取得的成绩超越了父亲。但阴差阳错,他在军校招生考试时失利,没能当上干部。他私下里跟我说,将来结婚后也生个儿子,再送到消防部队,不信当不了干部。我开玩笑说,就你光顾得工作,谁能喜欢?他不服气,说消防是我的职业,我的另一半应该理解和支撑我。

是啊,都知道消防这个行业危险,可谁都想不到,一个跟文字打交道的资讯报道员会在实行任务时失去生命。水火无情人有情,诸多媒体关注到这位平凡的基层资讯工编辑,把他誉为“战地记者”,很多在工作上跟他有过联系的媒体人纷纷撰写文章,悼念这个生活在他们身边的英雄。过去他为别人写文章,现在别人为他写文章,可是,所有人都跟我一样,不希翼他以这样的方式成为“资讯人物”。

后记

我现在要告诉宁浩,全国公安文联已经决定帮你出版资讯作品集,而且在条件成熟的时候,会把你收藏的邮票编辑成册,再办一次展览。还有,支队正在争取相关部门的支撑,相信不久的将来,那位牺牲的消防员会被评为烈士。

只是,你娶妻生子让儿子再当消防兵的遗愿再也无法实现了。

哦,对了,我已经到达义乌了,现在正在去你出事地点的路上。还有,天已经放晴了,有人跟我说这是你在天有灵,知道我会来看你。不管怎样,这个说法我信了。

或许你已经知道了,你资助的学生郭小会来给她的“邹爸爸”送行了,还有数万名你并不熟悉的群众也自发来给你送行。我相信,你逝去的生命留给他们的不止是惋惜和心伤,还有痛定思痛的警醒。

这或许正是邹宁浩未了的心愿。(来源: 法制日报)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